上海交大举行《没有生而英勇 只是选择无畏》赠书仪式暨闵行校区饮水思源碑修缮落成仪式

时间:2021-07-15 来源:上海交通大学作者: 点击:1730次

7月12日,《没有生而英勇 只是选择无畏》赠书仪式暨闵行校区饮水思源碑修缮落成仪式在上海交通大学包玉刚图书馆举行。校党委书记杨振斌,党委副书记、医学院党委书记江帆,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胡昊,附属瑞金医院党委书记瞿介明,上海文艺出版社社长毕胜,以及学校相关院系、部处、直属单位负责同志及师生代表出席活动。仪式由胡昊主持。

01.jpeg

《没有生而英勇 只是选择无畏》主编、上海市第六批(瑞金医院)援鄂医疗队领队、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胡伟国以“践诺”为题,深情回忆了率领136名队员支援湖北武汉同济医院的难忘经历。援鄂期间,医疗队创造了重症及危重症救治成功率90%的医学奇迹,全队做到了零感染、打胜仗,用52天的援鄂壮举书写了荡气回肠的壮美篇章,用崇高医德和精湛医术践行了“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的铿锵诺言。

02_副本.jpg

毕胜在发言中向交大援鄂医护人员致以崇高敬意,对上海交通大学及附属瑞金医院对上海文艺出版社的支持表示感谢。他表示,援鄂医疗队员记录下的一张张珍贵照片,让人深刻感受到“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的伟大抗疫精神。

03_副本.jpg

在校领导和全场师生见证下,毕胜、胡伟国向师生代表赠送了《没有生而英勇 只是选择无畏——上海市第六批(瑞金医院)援鄂医疗队抗疫纪实》画册。画册将于近期在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上架,向全校师生开放借阅。

在随后举行的闵行校区饮水思源碑修缮落成仪式上,胡昊介绍了包玉刚图书馆及周边环境修缮提升工程的主要情况。

04_副本.jpg

杨振斌在总结讲话中指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中,570名交大医护人员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四万多名医护人员一道,毅然出征援鄂,谱写了感人的抗疫史诗。抗疫斗争伟大实践再次证明,中国共产党具有无比坚强的领导力。《没有生而英勇 只是选择无畏》的出版发行,为传播抗疫故事、弘扬抗疫精神提供了优秀的教材,可以让更多交大师生以及社会各界人士通过这本画册受启发、受教育,从中汲取力量。杨振斌指出,伟大抗疫精神和“饮水思源,爱国荣校”的校训精神都是交大人宝贵的精神财富,此次修缮落成的闵行校区饮水思源碑,必将成为传承和弘扬交大精神的又一丰碑。

05_副本.jpg

仪式结束后,嘉宾在修缮一新的闵行校区饮水思源碑前合影留念。

“饮水思源,爱国荣校”校训是全体交大人精神的承载。闵行校区饮水思源碑修建于2000年,由1950届校友在毕业五十周年之时集体捐赠修建,以表校友热爱母校赤诚之心。今年,在交通大学建校125周年之际,学校重新修缮此碑并于近日竣工落成。

附:

践诺

——《没有生而英勇 只是选择无畏——上海市第六批(瑞金医院)援鄂医疗队抗疫纪实》前言

上海市第六批援鄂医疗队领队、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胡伟国

仰赖众人努力,援鄂抗疫所摄照片,终于搜集编排成册,即将付梓了。为此,我由衷地高兴。

2020年,上海市第六批医疗队共一百三十六名瑞金医院医护人员赴鄂,历时五十二天,其品性之磊落,爱国之赤诚,赴难之慷慨,济人之竭力,每每令我感泣不已,或许是情动于衷的缘故,我脑中豁然闪过一个词——践诺。

人生在世,总少不得大大小小的承诺,有些是无关紧要的,实在不能兑现,至多得些抱怨罢了。然而有些,犹其是关于道、关于义的,则务须“言必信,行必果”。如当年在医学院校毕业时,我们都曾承诺“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等等。我相信,大凡重诺之人,肯定会认真实践,虽白首而不渝的。而在国家有难、人民急需之际,就更是我们得履夙诺之时。故一朝受命,我们当然一诺无辞,并全力践行,或者说,既然答应了,那就义无反顾,勇往直前,一句话——践诺。

正因为如此,从援鄂开始,我们就又屡屡领诺,并屡屡酬诺:出征时,作为领队,我慨然承诺,要保护好每位队员,务使一个不少,平安返回。我深知此诺非比寻常,故每天都有如临如履之感,惟恐托付不效。好在众心如城,不懈不怠,于是,我们不但创造了一个奇迹——重症及危重症救治成功率90%,死亡率仅1.1%,而且直到收局,全队安然无恙,真正做到了零感染、打胜仗。我则如释重负,并引以为傲,因为我们未尝一日忘诺。

在鄂的一个夜晚,一位重患病势突然恶化,无奈之下,我们只能以电话联系家人。不料接电话的是个女孩,她声语哽咽,一面哭泣一面央求:千万救救父亲。她说,就在前几天,母亲因感染新冠不幸去世了,她害怕成为孤儿。得知这一情况,我们当下承诺,决不让她失去父亲。故而不顾困顿劳苦,再次披挂上阵,投身于病毒弥漫的病房,从夜晚一直战斗到黎明,之后又百计为之营谋,实现了“毋使失怙”的诺言。

虽然每天都很忙迫,但身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教师,我们的教学从未弛懈。当时隔离病房就是我们的讲台,老师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肃容端坐,为学生讲授“开学第一课”。课一上完,线上另一端的赞誉就纷纷而至,令我们倍受鼓舞。那天,我穿着病号服,就像穿着睡衣,正讲时,猛地想起一句话:“不苟一时之誉,思为利于无穷”,随即向学生承诺,等到回上海,一定开设灾难医学实训课程,补上传染病防护这个缺。这年孟秋,我以“毕业前最后一课”倾尽授于学生,可说是“意许无遗诺”了。

抵鄂不久,正好赶上情人节,姑娘们进舱时,开玩笑地对我说:“胡爸,今天是情人节,我们进舱,你要给我们礼物——快乐肥宅水(可乐)和巧克力。”我不假思索,一笑诺之。稍后才知道,因为封城,所许之物,竟无处可买。但已诺之事,岂能背之!我们几个队员立刻骑着自行车,几乎找遍了全城,终于在一家小店买到了仅存的六瓶可乐。于是姑娘们一出舱,就见到了礼物,顿时欢呼雀跃,一切疲惫、恐惧都烟消云散了。看着她们乐,我们也乐——不仅是乐其乐,还为完诺而乐。

援鄂队员中,有多位准新娘和准新郎,由于抗疫,决然推迟了婚礼。每天见他们忙里忙外,我心里总觉得愧欠了他们些什么,常常抚慰说:将来你们完婚,我一定来喝喜酒。回上海后,九十九朵玫瑰中的好几位补办了婚礼,我则逢礼必到,并且为新人一一证婚。因为我自奉一条:言而有信,决不负诺。

抵鄂第一天,我就在全员大会上说了一番肺腑之言:“从今天起,我们没有上级和下级,没有院长和护士,我们是一条战壕中同舟共济、生死与共的战友。尽管我现在叫不出你们大多数人的名字,但从今天起,我会一一认识你们。有一天我老了,可能还会忘记你们的名字,但只要你们说,跟我去过武汉,我一定会将你一一记起!”等到回师上海,队员的姓名早已篆铭于心,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忘怀了。我想,这也是践诺使然。

其实,我还有一个心诺,许在了援鄂时。可能是触物兴怀吧,当时我就暗自承诺——收拢所摄照片,把这段珍贵的历史,以及这些英勇无畏的逆行者载于画册,一来可以存史,二来可使后继者有感而奋起,三来可于闲暇时展味赏读。而今,这个心诺既可以公之于众,又真真切切地实现了,我怎能不由衷地高兴呢?

这次援鄂,“君子一言,利害无所避”的故事太多了,并非屈指可尽。同理,囿于篇幅,画册也不过撮拾了一个梗概而已。令我宽慰的是,画册所载的,都是实录,共十五章,虽不是什么鸿篇巨制,也没有“穆如洒清风,涣若春华敷”之类的流韵,但只要浏览一遍,必定会感受到我们瑞金人追弘广博慈爱、心中的承诺从来不曾丢失,而践行其诺也从来不曾止步。





原文链接:https://news.sjtu.edu.cn/jdyw/20210714/155429.html


沪ICP备05052060 版权所有©上海交通大学 通讯地址:上海市东川路800号 邮编:200240 查号台:86-21-54740000

技术支持:上海交大浩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